教育專欄

減授課制度實施,另一場國民教育災難的開端!

溫昇勳

  歲末年終,教師在101年開始課稅,所課得的稅收將用來減低教師們的授課節數、提高教學準備的時間!理想及立意良善,但馬上要落實到現實面了,結果是大幅改善了國教品質亦或是開啟了另一場國民教育災難的開端!
  首先,我們看到在2012年1月1日實施的減授課制度教學現場準備好了嗎?答案是在2011年12月26日教育部還在召集各縣市教育主管機關開會協調及修正相關辦法。地方政府則又在緊急研議後趕在今年度最後的上班日前公告或知會各校。如此匆促的實施,不免讓基層學校對於新制度的充滿疑慮及擔憂。
  目前各縣市的教師授課節數多已定案,還有部份縣市則仍在簽核當中。教師授課節數依學校規模以固定節數制,以台東縣小校(6班)為例;教師的授課節數為導師16節、科任20節、組長14節、主任6節,各縣市由於財政因素考量會有些微差異。而為了達到教師減授課的本意提高教師的備課時間及減輕教學負擔,對於教師減授所剩餘的教學節數,應以增聘教師為優先考量,若無法增聘到教師時才由教師以兼課鐘點的方式實施。而教師增聘則又分為正式員額、代理代課及鐘點教師三種,同樣的將依各縣市政府財政條件而不同!但人事經費龐大,短期內各縣市政府應會以聘任鐘點教師及教師超鐘點的方式實施。
  由於筆者任教於台東縣,6班小校居多,所以我們就以6班小校所將面臨的可能影響為例,來突顯整個減授鐘點制度對於國民教育可能帶來的傷害及衝擊!
  按台東縣的規劃為例;6班的小學校以9位正式教師試算,學校一週總節數168節約要超出36節鐘點。理想的狀況下,每所學校將聘任2位鐘點教師。而未來學校教師要面對的第一個質疑是同樣是合格教師,為什麼正式教師可坐領高薪,而上的節數較多的鐘點教師確領著不到兩萬元的薪水?鐘點教師也必須備課及講究教學品質啊?這樣似乎也不符所謂的公平正義,而教師必須背負新的原罪!再回到執行面來看,鐘點教師並不易聘到。以往在教育現場推動需要聘任鐘點教師的計畫,結果常常是在都市或市郊的學校才易延聘到鐘點教師,偏遠小學所有的教學人力最後還是要回到學校內部尋求。未來在教師減授鐘點的制度實施後勢必這樣的問題極可能再發生,都市的學校教師得以減授課提供了更優質的教學給孩子。但反觀偏鄉學校,教師無法實質減授課或退而求其次聘請非經過教學訓練的師資任課,此舉將更拉大偏鄉孩子與都市孩子的學習落差,使得偏鄉更偏鄉。
  新制度的實施帶來的是教師薪資與授課節數結構的改變,此舉對於長期穩定的校園結構將產生重大的衝擊,造成無人願意擔任行政工作和科任教師的狀況!再以偏鄉6班小校為例;學校因聘任不到鐘點教師,學校改以超鐘點的方式實施的話,全校薪資加給最高的將依序為導師、校長、主任、科任教師,其中行政人員與導師薪資的差額將由3000-7000元,科任教師則落差更大為5000-10000元,這個差距還不包含其他計畫的執行。而舉此例子不是要爭論薪資的多寡,而是要從薪資結構來突顯整個制度的誤謬及可能造成的嚴重問題。教學需要行政的支持,校園的安定向來是國家教育重要的磐石!試想未來國中小校園可能將面臨無人願意擔任行政工作、無人願意接任科的窘境,和教師爭相擔任導師的校園風暴,實非國家之福。
  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是在減授鐘點後導師的授課節數在15-16堂,但這是一個理想值,並未考量教師擔任行政工作的減課問題;如導師兼任輔導教師、午餐執秘、輔導員…等等的減課,導師的授課可能僅剩12-14節。一位小學導師在這麼少的時間要經營好班級,將是一個困難的挑戰,過度的減授課亦非學生之福。偏偏在小校幾乎所有的老師都必須兼任行政,未來如果減課不行,或許會改以讓老師超鐘點的方式補貼教師,但這又似乎是開倒車的作為,違反了減授課的本意。附帶提到超鐘點的實施還有許多的執行面有待克服,如所謂的超鐘點前題是所有的教師上滿節數,多上節數的老師才可以支領超鐘點費,也就是以往學校因應教師兼任行政予以減授課的行政彈性作為可能行不通了,增加了行政業務推動的困難
  在九年一貫實施後學校對於課程的自主性及主導性變大。小校的每週授課節數有每週168節至178左右的彈性,用以發展本位課程或豐富學生的學習。但考量減授鐘點後教師兼代課的經費超支的部份須由地方政府自籌,所以較貧窮的縣市可能會要求學校僅上最低節數,又再次的加大了城鄉的教育品質差距,違反提高教育品質的本意。
  教師減授鐘點制度立意良善,問題出在於實施的方式及規劃不夠完整考量不夠週全。上述內容所談及的問題,可能僅是冰山一角,在制度實施後問題會再一一浮現。其實,所有問題並非不可解,解決的方式還是老方法;提高正式教師員額及行政人員編制,才能真正提高教育品質,而非現行的鐘點教師或兼代課的方式!令人擔心的是這樣的制度實施後將會對於國中小學校制度會造成根本性的危害,進而影響到國教品質。在2012年的1月1日新的制度上路了,正式的試行將會在2月實施,在此之前仍有短短的時間,希望有為的教育主管機關能再全面考量,找出更完善的方案,真正做到教育品質的提升。


※作者簡介※
‧臺東縣蘭嶼鄉東清國小 校長
‧台灣網路教學學會 會員



回應一覽

再者,基於人類文明的演化,教育的核心目的不就正是在培養世界公民應該都要具備思考批判和創造力的能力,而教育人員不就是負責這重要使命的重要成員,"師資即國力"我同意溫校長指出減授課時實施所帶來的衝擊,那的確是教育當局該考量的重要部分,尤其在師資的排定部分,很多學校面臨找不到適當教師來授課的困境,於是只是把不列入成績考查的課程交由代課或兼課的老師來職教,這又出現任課不均的狀況了。

雖然目前教務提倡多元發展,但因為目前的教育環境還是以成績和學歷領導著學習,所以正式老師依然要擔當這部份的責任,無形中又加深級任老師的負擔,比起兼課老師的職責,確實是有所差別。

課稅後減授課時數目的是讓老師有多餘的時間備課,因此,該考量的應該不只是 提高行政人員編制,而是該考量級任導師和科任老師是不是負擔太多了,尤其級任老師,除了面對服務30位孩子;還需要服務孩子背後的家長,有時連下班時間都還要面對工作上溝通的狀況時有所聞,因此如果可以讓教育工作齊頭式的平等之後,讓想出任行政的教師們是以抱負和服務的精神來服務學校,而不是以授課節數去考量要不要兼行政的面向來思考工作,會不會讓學校更單純呢?!

學校是以教學為主的地方,我們服務的是學生,而教師必須要有明確的政策當後盾,發揮專業開心展現熱血去協助莘莘學子適才適性,增長學童們的競爭力。不管是行政或級任都該確實發揮專長,做好該做的工作,課稅已是事實,教育主管機關應該要做通盤考量怎麼做才能多贏,才能把教育品質提升到當今社會該有的境界和水準。

發表人:李佳蓉 發表時間:2012/3/4 14:05:41

         每個國民的確有繳稅的義務,如果基於公平原則來看待,其實是比較狹隘的,但關起門來討論課稅這件事,教師課稅背後的意涵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變相減薪,收入變少了,而不是仿間研習時姐是教師課稅於為課稅無差異的說法,這原因攸關加庭結構的不同所以會有不同差異。

    然而對於課程節數公平性來看,那就更不公了,這分別在於大小學校,在大學校,很多人是喜歡當行政的,目前學校除了校長綜理校務之外,主任一節,組長6節,級任16節,科任20節;而小校雖大都導師兼行政,但是因為學生人數少,並沒有大校的級任導師辛苦,然而不管大小校的級任,大家所領的薪資相同,加上城鄉差距,家庭性質一致,較無都會區面臨加庭功能結構多樣家長社經地位不同,所造成教學的挑戰更是不同。個人認為,目前在課稅前提下,還是有比較多的人想走行政,業務不但可以單純,而且可以把自己提升成服務更多人的位置,何樂而不為呢?我想也許溫校長離開級任教師這位置太久,而且可能地處小校覺得行政業務推行有諸多不便,無法感受目前環境急速變遷後級任老師所面臨的困境和挑戰,如果有機會建議溫校長可以到大校試試看,一定會有諸多不同感受!

    第一線的教師是辛苦的,尤其現代社會常出現外行領導內行的狀況,可是很多"人"看不見也感受不到第一線教師為難的地方,我認為未來環境,一定會有許多人願意當行政,當然小校因編制問題所以只能級任間行政,只是回過頭來想一想,小校一個班級數孩子才幾個,而大校卻是滿額編制,級任要帶30個孩子,這點....又如何去評論公不公平呢?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立場和位置,但如果以個人觀點看待一件政策,一定會有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狀況,問題依然還是問題,只能說課稅後一定會讓教育環境做一次洗牌,而教育當局,該如何撫平這些問題讓每個老師在其位都感受到滿滿的尊重,課稅節數鐘點費,其實就是"錢"在攪和,教育當局該考慮的是,如何讓學校裡的教育人員喜歡上幫老師這件事而不是在爭取節數多少的問題上打轉,"小校沒人要當行政"可"大校可是爭當行政"多有所聞,想當個負責熱血的老師很不簡單,所以帶班真的很辛苦,因此建議相關單位重視大部分的權益,讓第一線教師這位置變成人人想搶的工作,我覺得對教育是比較具有正面價值的意義,而不是把教育搞成人人不想當級任而想當行政的窘境,想想:一個小學主任才一節課,是不是比大學校長還來的優閒呢?值得思考一番~~~~

認真的時候,智慧是打開的~~~共勉之

發表人:李佳蓉 發表時間:2012/3/4 13:22:02